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“隐形选民”的心思你别猜

美国大选投票日临近,到底希拉里和特朗普谁能赢?眼下,各路民意调查备受关注。目前来看,似乎希拉里占点优势。但这种民调真的靠谱吗?

在美国历届总统选举中,1948年大选曾被认为是最无悬念的一届,原因是参选双方的实力太悬殊。当时,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杜威挑战时任民主党籍总统杜鲁门。乍听起来,身为总统的杜鲁门谋求连任,好歹应该有些优势,可实际情况完全相反,几乎没人认为杜鲁门能连任,民主党内部甚至有提议想放弃竞选,以便省下这笔注定要打水漂的竞选经费。

杜鲁门这个总统不是自己挣来的,而是因为德高望重的罗斯福总统猝然离世,他作为副总统顶班。杜鲁门当副总统时存在感太弱,罗斯福与他又没有任何私交可言,当年仅仅是为维护党内团结才拉他搭伙,除了公开场合,两人私下里居然只见过两次面。据说杜鲁门接任总统时,当他来到国会,大家对其熟视无睹,该干吗干吗。显然,大家都当杜鲁门是个临时看摊的,一届期满就得滚蛋。

相反,杜威可能是美国迄今出现过的最强力的“总统挑战者”,此人在纽约州州长任上展现了“超人般的强干”,从大萧条中重振经济,还打击黑帮犯罪。此外,杜威出身于清教徒上流家庭,谈吐优雅,与杜鲁门对比鲜明,被当时的美国媒体评价为“最该当总统的人”。更何况,由于罗斯福总统多次连任,民主党已执政16年,本着两党“轮流坐庄”的潜规则,这次也该轮到共和党了。

直到正式投票前的11月初,美国媒体所做的民调还都显示杜威将以压倒性优势胜选,各州民调中杜威的支持率都比杜鲁门高出五到十个百分点。所有人都认为大局已定,在大选结果揭晓前一天,不少报纸的编辑早早将“杜威大胜杜鲁门”的头条标题拟好下版付印,而杜威本人临睡前则信心满满地跟老婆说:“从明天起,你就要跟美国总统睡觉了。”

可结果竟是杜鲁门击败了杜威,而且还是一场完胜。得知结果后的杜鲁门得意地赶到竞选总部,挥舞一张印有“杜威大胜杜鲁门”标题的《芝加哥论坛报》,对反对他的媒体极尽嘲讽。而杜威的老婆则嘲笑丈夫:“亲爱的,你看是我去找杜鲁门呢,还是把总统叫来?”

为什么一场被公认“最无悬念”的竞选剧情会反转?据美国人后来的反思,问题可能恰恰出在杜鲁门和杜威迥异的差别:表面上,杜鲁门确实不如杜威那样被政治精英看好,但美国下层社会不管这一套,杜鲁门的粗俗、偏激刚好迎合了大众口味,而且杜鲁门在大选最后阶段把这一优势发挥到了极致。他凑钱雇了一列火车在美国各地进行巡回演讲,他写信给妹妹说,“我们至少停过140站,发表了174次演讲,握过3万只手,还能随时再次出发。”与之相对的杜威却极端憎恶握手,他担心与选民握手会沾上细菌。事实上,杜威把几乎所有经费都投在各大媒体上,由此形成了铺天盖地的声势,好像他已经赢了,而杜鲁门却在各地收割着下层民众的支持,胜败早已逆转。

为什么选前民调没有注意到这种变化呢?当时美国媒体的民调主要通过两种途径,一是对报纸订户邮寄,二是打电话问询。但在当时的美国,装得起电话又有订报阅读习惯的都是中上阶层,刚好是杜威支持者群体,如此一来民调自然不靠谱。

但因为美国的民意大多情况下不按阶层而是按地域、种族等因素划分,所以媒体这种“偏听偏信”的民调在大多数时候还能猜出个大概。但1948年大选刚好是一场美国上下阶层民意分化明显的选举,民调就不灵了。

民调测不出的底层民意在美国有个专有名词,叫“隐形选民”。他们因为繁忙或懒散,不热衷讨论政治,不善于在媒体上表达政见,甚至没有习惯给民调回信,但这并不代表这些人没有政见、没有选票。往往越是到了美国民意分化严重的时候,“隐形选民”就越容易在最后时刻跳出来让大家亮瞎眼——2016年大选,没准又是这样一次机会。

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,任何媒体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依法追究 责任。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